个人艺术作品
艺术感悟
朱鹏高诗词
  • 为“时代楷模”题写楹联
CCTV-1'时代楷模'楹联
艺术感悟
宽容
来源:朱鹏高 | 作者:朱鹏高 | 发布时间: 2011-07-19 | 39 次浏览 | 分享到:
范曾状告郭庆祥一案,闹得沸沸扬扬。且有越演越烈之势。一个是著名画家,一个是渐为人知的收藏家。二者本是鱼水之情,为何对簿公堂呢?2010年5月郭庆祥在《文汇报》争鸣栏目发表署名文章《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》,没有点名地批评了当前美
范曾状告郭庆祥一案,闹得沸沸扬扬。且有越演越烈之势。一个是著名画家,一个是渐为人知的收藏家。二者本是鱼水之情,为何对簿公堂呢?
2010年5月郭庆祥在《文汇报》争鸣栏目发表署名文章《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》,没有点名地批评了当前美术界存在的“流水线作画”现象,文章写道“现在有一位经常在电视、报纸上大谈哲学、国学、古典文学、书画艺术的所谓大红大紫的书画名家,其实才能平平,他的中国画人物画,不过是‘连环画的放大’,他画来画去的老子、屈原、谢灵运、苏东坡、钟馗、李时珍等几个古人,都有如复印式的东西…..说得不好听的,这位画家的作品就是高级礼品画…..最多只值数百元,但事实现在动辄几十万元,上百万元一幅”。
对郭的批评文章,范曾对号入座,一怒冲冠告上了法庭,要求赔偿精神损失500万元。
范曾太聪明了,聪明过头却犯下糊涂。一个公众人物,自然会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,社会舆论的监督,以及各种声音的批评,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,都应该宽容和接受。从郭的批评文章来看,并没有恶毒的语言攻击,对其中的批评,范曾理当坦然面对。这一点范曾不如吴冠中,黄永玉大度。想当年范曾将吴冠中当靶子打,在《黄宾虹论》中说“有以为中国画笔墨等于零者,其用笔之浮而躁,如春蚓之行于草,秋蛇之绾于树。鄙陋浅薄、厚诬国画,无视权威、诅咒徐齐,实可鸣鼓而攻”。在《外传——为黄永玉画像》一文中,称黄永玉为“猥琐”、“阴诈”、“薄情寡义”、“欲壑难填”、“忽有一矮矮的动物撞我,定睛一看,乃叼着烟斗的黄永玉”。我替范曾汗颜,郭的文章固然尖锐,但未指名道姓,还是顾及到社会影响的,而范曾直刺黄永玉,二者对照,泾渭分明。
我佩服吴冠中,黄永玉的宽容大度,并未将范曾告上法庭,如今范曾却与一介平民公堂对薄,何必呢!
人应该学会宽容,一个社会名人尤其要学会宽容,何况已被他人誉为艺术大师的人。一个人的尊严和高大形象,不是在法庭上显露的,而是要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中体现,要宽以待人、严于律己,欣然接受他人的批评,甚至是侮辱,这样才显示出你的伟岸和高尚的情怀。《颜氏家训》说:“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,犹貌甚恶而责妍影于镜也”。可见,修身比令名于世更重要。王安石在《君子斋记》中说“古之人以名羞,以实为慊,不务服人之貌,而思有以服人之心”。古人不求名声显赫,而求有服人之心,实为当今文化人之楷模也。
“毁誉不干其守,饥寒不累其心”。善意的批评要接受,损毁名声的言论要宽容,心不为名声而累,多创作一些艺术精品,唯有如此,才不枉为艺术大师之名也。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