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艺术作品
艺术感悟
朱鹏高诗词
  • 为“时代楷模”题写楹联
CCTV-1'时代楷模'楹联
社会文章
魅力长兴月明村
来源:解放日报 | 作者:萧丁 | 发布时间: 2012-07-07 | 94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萧丁 我与庄晓天、李伦新、朱鹏高三位同志可说是“城楼四友”。我们经常在上海仅存的大境阁古城楼的海上中国画院喝茶、聊天、赏画、习字。一日庄晓天又召集我们到大境阁小聚,热情推荐长兴的新农村建设,约我们同去开开眼界。我早

萧丁

我与庄晓天、李伦新、朱鹏高三位同志可说是“城楼四友”。我们经常在上海仅存的大境阁古城楼的海上中国画院喝茶、聊天、赏画、习字。一日庄晓天又召集我们到大境阁小聚,热情推荐长兴的新农村建设,约我们同去开开眼界。我早就知道长兴二紫一石出名:紫砂、紫笋和石料。“宜兴紫砂出长兴”,说的是紫砂茶壶的原料紫砂泥来自长兴。长兴也制壶。我们解放日报那把可盛500斤水的紫砂大茶壶就是我的老乡、浙江省委原宣传部长茅临生在担任长兴县委书记时送的,一直放在汉口路300号26楼报社茶室的门口。至于顾渚紫笋茶,那是我常用的饮品。我们上海建筑工地上的碎石,很大一部分来自长兴。长兴人有 “长兴矮一尺,上海高一寸”的说法,指的就是削山采石运到上海作建材。这样的长兴,有机会亲临其境,当然乐于随行。

现在交通便捷,只两个小时便到了长兴。进得城来,路似棋盘,楼如插香,空中流光溢彩,地面滴翠吐红,花园城市的韵味不禁使人要深深呼吸。朋友先带我们参观城市规划展览馆,城模灯亮,只见星楼棋布,银河泻地,流火跳珠,使人炫目。长兴原是小城,只因发展极快,那一望无尽的楼盘,便有点类似人民广场城市规划展示馆的气派。我问长兴朋友:这是远景规划吗?答曰:“百分之八十已经建成了。 ”长兴已经建成了9.6平方公里的开发区,那是一幅在白纸上新画出来的气势宏伟的图画,一排排的高层,一片片的住宅,一道道的通衢,一丛丛的华盖,使长兴成了一个现代化的花园城市和卫生城市,俨然是上海的缩影,而绿化程度则超过了上海。

长兴的发展起步不早,速度极快。因为它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。长兴地处湖州西北,面临太湖,地肥水阔,即使最困难年代,百姓还是温饱无忧。长兴的开发始于2000年,一起步就是百米赛跑的速度:2001年经济总量在全国二千多个县中位居107,2005年就窜至第56位,2011年居全国百强县中第41位。去年年初,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、市长韩正到长兴考察以后,马上组织各部委前去取经,部委去后,各区县领导接踵而至,可见长兴的魅力。

魅力就是吸引力、感染力和迷人力。这几年,长兴县委和县政府提出了打造“魅力乡村”的口号,每年拨款1.5亿元来建设新农村。对于长兴来说,农民富裕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,全县农村人均年收入1.6万元。现在的目标是。除了生活富足,还要精神富足,所以县政府提出了建设全民大书房、艺术大殿堂、乡村大舞台、文化大课堂这四个载体来丰富农民的文化生活。

百闻不如一见,还是去看看长兴的新农村吧。于是我们来到了离城半个小时车程的夹浦镇月明村。这个村是浙江省文明村、卫生村、全面小康建设模范村。进得村来,但见水泥道路清洁如市,新建楼房连片成排,房前绿树,村边花园,更有休闲广场,设置锻炼器具,村图书室,排列满架书刊,俨然上海的居民小区,这哪里是农村!丽宅明楼,整齐连片,这在全国农村已相当普遍,月明村不是典型。它的可贵之处在于,拆迁大面积占地的分散农民住宅,按规划重建,拆迁后复垦土地,还地于耕。从2005年开始,分期对农户进行拆迁安置,并将原宅基地复退还耕,新增加了土地面积843亩。农村也搞拆迁,还能增加耕地,这倒是新鲜事。我一直在担忧,到处都在无休无止地乱批地,建新房,将来粮食种在哪里?儿孙吃的米麦何来?长兴县的拆迁还耕以增加土地,这是先进经验。

在月明村,这里家家都用抽水马桶,每户都有污水处理设备,也不养牛羊六畜,只有车笛鸣叫,不闻鸡犬之声。我奇怪了:用了化粪池,肥料不要了?村长说,“这年头,谁还挑粪浇地呀? ”我是农民出身,良田美地,阡陌纵横,便是最好的图画。五谷丰登、六畜兴奋,乃是农民的理想。晨雾中,吆喝耕牛,扶梨掌耙,赤日炎炎下,弯腰插秧、打豆锄禾,乃是农民的功课。这一切都在改变着。在我们沿海地区,许多农事已经成为记忆。粪便不作肥,耕地不扶犁,喝的自来水,烧的液化气,旧农村的概念已经很难追寻。二十多年以前访问日本的时候,看到日本农民屋边停着汽车,还听说美国农民开着汽车去种地,以为不可思议。中国什么时候能有这一天呀,想都没有想过。现在不须遐想,月明村农民的屋边就停着汽车。如今何须你晋陶潜写桃源,何须你汉相如赋子虚,理想的农村活鲜鲜的就在眼前。屋后是山,门前是水,修竹茂林,空气清新,出门有汽车,居家有电器,这样城市化了的农村,还羡慕什么城市呢?我问村长:你们青年人有到上海打工吗?回答说没有。 “他们都在镇里的企业上班,月薪四五千元,用不着到上海去。 ”

我们从县城前往顾渚山、前往月明村的路上,一路浓荫夹道,尽是风景佳处。这使我想起今年二月的柬埔寨之游。我们从吴哥市前往崩密列这一个多小时车程的路上,两边也是浓荫密布,农舍夹队。但停车一看,农民都是穷得叮当响,没有灶头,没有床铺,没有椅桌,碗筷都放在地板上。那时正值旱季,天不落雨,连饮水都十分困难,何况灌田。百里平畴,满目荒芜,等待着雨季才能耕作。洞里萨湖就在不远之处,何不开挖运河,引水灌田呢?因为他们那里战乱频频,谁来关注民生!而我们中间,六十多年无战事,三十多年改革开放,太平盛世,埋头发展,造成了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。我在长兴一天半中,从城镇到乡村,所到之处,都是全新的房屋,没有看见过一所石头的墙、木板为壁的老式旧房,感受到长兴的农村就是在江南沿海,也属于先进地区,走在前列的,在顾渚的陆羽纪念馆内喝着紫笋贡茶,望着满目青山,享受习习凉风,不禁把骚人之思丢到了九霄云外。当我们看到世风日下,浊水漫流,贫富悬殊,分配不公的现象,想着被百姓喂养着的那一批贪官奸商的罪恶,不免会有牢骚。但是想想中国的从前,想想土地同样富饶的柬埔寨的今日,心气就平和了许多。毕竟国家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了。眼前一切美好的事物,毕竟都出现在中国,桃花源、子虚园、乌托邦,这些人类的理想在中国变成了现实。

“素衣莫起风尘叹”,且看长兴月明村。

友情链接